三世油腻堂>都市>恃痞行凶(H) > 跳舞(3)
    季雨芙被一个满身酒气的男子紧紧搂住,他甚至还对着她的脸打了一个酒嗝,嘴里嘟嘟囔囔说着:”宝贝,今晚你就跟我走吧,叔叔就喜欢你这种外表清纯,骨子里SaO的,你穿成这样就是来g男人要钱的吧?”然后从K兜里拿出一大把现金想往她x口塞,”叔有的是钱。”

    说起来也巧,他是酒吧街的常客。今晚来了两个年轻人拉着他玩牌,见他输了又让他灌了很多酒,Ga0的他肾上腺素狂飙,三角眼SiSi粘着眼前正在给他倒酒,穿着黑丝的nV服务员。

    他粗糙的大掌m0着nV服务生的大腿正想往她腿根滑去,结果突然冒出了一个高个男生,左眼角下边还有道浅浅的疤痕。

    他笑着说他蠢,何必XSaO扰一个服务员,“丝笙”酒吧最re1a最X感的就是跳钢管舞的舞娘了,潜规则就是有钱就能带回家,今晚可能还有他们学校的学生妹压轴表演呢。

    他果然没骗人,这个热舞的nV学生眼睛灵动的好像是一只g人的狐狸,身T却像柔软的蛇,轻轻松松地就缠在那根细细的钢管上,如果带回家玩,这种又nEnG又娇的,他可以把她玩到Si。

    “你做什么,你放开我!”

    季雨芙吓地推搡起他来,在男子的眼里她打人的力道就跟没吃饭似的,捶在肩膀上好似在跟他撒娇,娇娇软软的推拒更让他觉得刺激。

    她求救的眼神飘向舞台下的冷着脸的扈年,喊道”不要,不要,扈年救救我。”

    哪知扈年不为所动地冷眼旁观,她急的流出眼泪:”扈年,扈年,求求你。”

    少年邪魅的笑了笑,冲过去就是给了那醉酒男人狠狠一脚,踹到一边,又拎起他的衣领给了他脸上狠狠两拳,少年本来就T魄强健,对付这种声sE犬马被掏空的中年男子简直是易如反掌。

    他幽幽地在男子耳边道:“垃圾,我的宝贝你也配惦记!”

    男子眼冒金星,酒醒了一半,看着眼前的桃花眼少年,迷迷糊糊地道:“不是你说。。。”他的后半句还没吐出,又被扈年掀起他的衬衫闷住头狠揍了两拳。

    少年把外套脱下来,把吓的要哭的nV生包住打横抱起来,少nV紧紧搂住他的脖子,把头埋在他的肩头,娇娇柔柔地说着扈年,我好害怕,你别离开我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被这个意外吓了一跳,除了许良哲,他唇角弯起,轻轻说了几个字: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他坏笑着,冲一边的时天晴来了一个时下流行的男团wink:“扈年不用想了,你没戏。”

    时天晴铁青着脸站起来,吼了句:“关你P事!”

    高跟鞋哒哒哒地伴随着走动时nV生大波浪卷发地跳动,她带着怒气走远了。